大悲咒念诵网
大悲咒念诵网
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
主页/ 卢志丹/ 文章正文

从他谤,任他非,把火烧天徒自疲

导读:从他谤,任他非,把火烧天徒自疲摘自 卢志丹居士《结佛缘 好人缘》  一个年轻人千里迢迢找到燃灯寺的空济大师说:“我只是读书耕作,从来不传不闻流言蜚语,不招惹是非。但不知为什么,总是有人用恶言诽谤我,用蜚语诋毁我。如今,我实在有些经受不住了,想遁入空门,削发为僧,以避红尘,请大师您千万收留我!”  空济大师静静听他说完,微微一笑说:“施主何必心急,同老衲到院中捡一...

  从他谤,任他非,把火烧天徒自疲

  摘自 卢志丹居士《结佛缘 好人缘》

  一个年轻人千里迢迢找到燃灯寺的空济大师说:“我只是读书耕作,从来不传不闻流言蜚语,不招惹是非。但不知为什么,总是有人用恶言诽谤我,用蜚语诋毁我。如今,我实在有些经受不住了,想遁入空门,削发为僧,以避红尘,请大师您千万收留我!”

  空济大师静静听他说完,微微一笑说:“施主何必心急,同老衲到院中捡一片净叶,你就可知自己的未来了。”

  空济带年轻人走到禅寺中大殿旁一条穿寺而过的小溪边,顺手从菩提树上摘下一片菩提叶,又吩咐一个小沙弥说:“去取一桶一瓢来。”

  小沙弥很快就提来了一个木桶一个葫芦瓢交给了空济大师。大师手拈菩提叶对年轻人说:“施主不惹是非,远离红尘,就像我手中的这片净叶。”说着将那菩提叶投入桶中,又指着那桶说:“可如今施主惨遭诽谤、诋毁深陷尘世苦井,是否就如这枚净叶深陷桶底一样呢?”年轻人叹口气,点点头说:“我就是桶底的这片树叶呀。”

  空济大师将水桶放到溪边的一块岩石上,弯腰从溪里舀起一瓢水说:“这是对施主的一句诽谤,企图是打沉你。”说着就“哗”地一声将那瓢水兜头浇在桶中的菩提叶上。菩提叶激烈地在桶中荡了又荡,便静静漂在了水面上。

  空济大师叉弯腰又舀起一瓢水说:“这是庸人对你的一句恶语诽谤,企图还是要打沉你,但施主请看这又会怎样呢?”说着又“哗”地倒下一瓢水兜头浇在桶中的菩提叶上。但菩提叶晃了晃,还是漂在了桶中的水面上。

  年轻人看了看桶里的水,又看了看水面上浮着的那片菩提叶,说:“树叶秋毫无损,只是桶里的水深了,而树叶随水位离桶口越来越近了。”

  空济大师听了,微笑着点点头,又舀起一瓢瓢的水浇到菩提叶上,说:“流言是无法击沉一片净叶的,净叶抖掉浇在它身上的一句句蜚语、一句句诽谤,净叶不仅未沉入水底,反而随着诽谤和蜚语的增多而使自己渐渐漂升,一步一步远离了渊底了。”

  空济大师边说边往桶中倒水,桶里的水不知不觉就满了,那片菩提叶也终于浮到了桶面上,翠绿的叶子,像一叶小舟,在水面上轻轻地荡漾着、晃动着。

\

  空济大师望着菩提叶感叹说:“再有一些蜚语和诽谤就更妙了。”年轻人听了,不解地望着空济大师说:“大师为何如此说呢?”空济笑了笑又舀起两瓢水哗哗浇到桶中的菩提叶上,桶水四溢,把那片菩提叶也溢了出来,漂到桶下的溪流里,然后就随着溪水悠悠地漂走了。

  空济大师说:“太多的流言蜚语终于帮这枚净叶跳出了陷阱,并让这片净叶漂向远方的大河、大江、大海,使它拥有更广阔的世界了。”

  年轻人蓦然明白了,高兴地对空济大师说:“大师,我明白了,一片净叶是永远不会沉入水底的。流言蜚语、诽谤和诋毁,只能把纯净的心灵淘洗得更加清净。”空济大师欣慰地笑了。

  净叶不沉,又有什么能把纯净的心灵击沉呢?即使把它埋入污泥深掩的塘底,它也会绽出一朵更美更洁的莲花。

  古人云:“是非审之于己,毁誉听之于人。”世界上的是是非非,全凭自己去慎思辨别,然后根据自己的分析思维决定自己走的路。听到别人说我坏话要能够不生气,尽管坏话说得很厉害,也不过是像拿火去烧空中,虚空中无物可烧,而火却是终归要熄灭的。正如《证道歌》中说:“从他谤,任他非,把火烧天徒自疲。我闻恰似饮甘露,销融顿入不思议。”

  不要仇恨诽谤侮辱甚至打骂过你的人;即使再十恶不赦的人,其的佛性是不增不减的。他们其实是很可怜悯的,因为内心的无明愚痴使他们造恶;又因造恶而遭受苦报。所以你应该同情他们,以各种方便开启他们的本有的佛性。以佛眼观,他人的轻视、诽谤、侮辱、打骂,是在为你消除业障。《金刚经》云:“是人先世罪业,应堕恶道;以今世人轻贱故,先世罪业,则为消灭,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”